罗怀宇:华盛顿政争背后的国家叙事危机

  随着中期选举临近,美国国内政争呈现愈演愈烈之势。多家主流媒体甚至开始讨论爆发二次内战的可能性。去年1月6日的“国会山骚乱”事件加剧美国社会分裂,颠覆世人对美式民主的想象,也使美国国内政争演变成一场名副其实的“政治内战”。综观美国近年种种乱象,人们对这个曾自诩“山巅之城”的国家愈发感到困惑:美国究竟是怎样一个国家?在政治理念与政治现实之间,似乎存在着一道难以弥合的解释鸿沟,这就是美国日益严重的国家叙事危机。

  国家叙事传递一个国家的基本价值和方向,赋予历史以特定的意义和目的,对内可以强化认同和凝聚力,对外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国家向其人民以及世界讲述什么样的故事在很大程度上塑造着这个国家的未来。

  美国国家叙事的主体传统上是由建国叙事及其延伸叙事构成。该叙事颂扬清教徒的开疆拓土、美国打赢的两场对英战争以及《独立宣言》和《宪法》起草者们的功绩。归根结底,这是一种民族主义的宏大叙事。虽然很多地方经不起细致推敲,却在美国建国后成功强化了美利坚国家认同。在这种叙事的浸淫鼓舞下,“昭昭天命”渐渐成为越来越多美国人的普遍信念,也为后来的“美国例外论”“美国优先”等偏狭意识形态准备了条件。

  20世纪下半叶,伴随美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在自由主义思潮的推动下,美国国家叙事经历了一个“左”的修正过程。其主要做法是彰显种族主义和奴隶制的国家原罪,再现被建国叙事掩盖了的包括印第安原住民和非裔美国人在内的少数族裔叙事。这种修正进步性与虚伪性并存,且在客观上削弱了原有的旨在建立团结、建构共同历史和目标的国家叙事。

  近几年来,由于美国国内经济社会矛盾更趋尖锐,加之国际形势急剧变化,美国右翼保守势力强烈反弹。他们借助媒体和网络煽动恐外、仇外、排外情绪,试图篡改、逆转美国的国家叙事,使之赞美并促进“白人权力”,试图消除美国社会中非裔、亚裔等少数族裔对白人地位的挑战。时任总统特朗普和国务卿蓬佩奥等人用自己不负责任的言行助长了这股被拜登总统称为“半法西斯主义”的逆流。自2020年以来,美国社会分裂和族群对立空前严重,最直观的表现就是“白人至上主义”和“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正面对决。由于赢得2020年大选,右翼保守势力篡改、逆转国家叙事的企图并未最终得逞,但是两种相反国家论述正面对抗的格局已然形成,预示着美国社会还将面临更严峻的危机。

  美国何去何从?举国上下似乎都陷入了迷茫。林肯曾说,“一个自相纷争之家必无法站立”。只有确立一种超越政党利益、真正以人民为中心的国家叙事,美国才有可能摆脱无休止的“政治内战”,美国政府和政客也才有可能取信于民、取信于国际社会。(作者是北京语言大学副教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外媒:“史上最致命飓风”重创佛州 拜登警告能源公司勿坐地起价
Next post NBA球队的名字是怎么起的?金州勇士为啥不叫旧金山勇士?